知乎 轉載

和上篇文章一樣,這篇也是來自一個知乎上我回答的問題。

原問題:为什么 Linus Torvalds 不愿意将 Linux 变成 GPLv3 授权?

我的回答:

這裏有段 Linus Torvalds 在 DebConf 14 上的 Q&A: https://youtu.be/1Mg5_gxNXTo?t=47m20s

其中關於 GPLv3 和協議的那一段在47:20開始到57:00左右。 裏面 Linus 對自己的觀點澄清得很清楚了。 看u2b或者聽英語有困難的請留評論,我抽空可以試着翻譯一下。

DebConf 14: Q&A with Linus Torvalds

然後接下來就是我承諾的翻譯了 …

PacVis
Demo of PacVis

我爲什麼要做 PacVis

我喜歡 Arch Linux ,大概是因爲唯有 Arch Linux 能給我對整個系統「瞭如指掌」的感覺。 在 Arch Linux 裏我能清楚地知道我安裝的每一個包,能知道系統裏任何一個文件是來自哪個包, 以及我爲什麼要裝它。或許對 Debian/Fedora/openSUSE 足夠熟悉了之後也能做到這兩點, 不過他們的細緻打包的結果通常是包的數量比 Arch 要多個 3 到 10 倍,並且打包的細節也比 Arch Linux 簡單的 PKGBUILD 要複雜一個數量級。

每一個裝過 Arch Linux 的人大概都知道,裝了 Arch Linux 之後得到的系統非常樸素,按照 ArchWiki 上的流程一路走下來的話,最關鍵的一條命令就是 pacstrap /mnt …

在上篇文章 「桌面系統的混成器簡史」 中我介紹了其它桌面系統中的混成器的發展史和工作原理, 話題回到我們的正題 Linux 系統上,來說說目前 X 中混成器是如何工作的。 這篇文章將比上一篇深入更多技術細節,不想看太多細節的可以直接跳過看 結論

原始的 X 的繪圖模型

首先,沒有混成器的時候 X 是這樣畫圖的:

ditaa diagram

X 的應用程序沒有統一的繪圖 API 。GTK+ 在 3.0 之後統一用 Cairo 繪圖, 而 Cairo 則是基於 PDF 1.4 的繪圖模型構建的, GTK 的 2.0 和之前的版本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的繪圖是用 Cairo 進行, 其餘則通過 xlib 或者 xcb 調用 X 核心協議提供的繪圖原語繪圖 …

透明計算 具體是什麼,因爲他們沒有公開技術細節所以我並不知道,只是看 公開出來的演示視頻 ,感覺似乎只要能從手機上遠程登錄系統桌面,就能算是透明計算了。 如果透明計算真是這個意思,那麼我似乎已經用着這個技術很多年了嘛。

Xorg 上常用的遠程桌面工具有很多,基於 VNC 協議的、基於NX的和基於 RDP 協議的都能找到, 直接 ssh X forwarding 效果也不錯。只是這些方案的一個 不太易用 的地方在於,需要 通過 ip 訪問到遠程的電腦,所以在跨越 NAT 之類的情況下不太容易使用。

於是今天介紹一個使用方便設置也簡單的方法: 通過 chrome-remote-desktop 在 archlinux 上使用遠程桌面。這個方案的優勢在於,藉助 Google 的雲端服務器(內部貌似是XMPP協議下的握手) 方便地實現了 NAT 穿透,無論什麼網絡環境基本都能使用。當然,要支持遠程登錄, 位於遠端的登錄的計算機必須一直開着 …

這篇也是源自於水源C板上板友的一個問題,涉及Linux上的控制檯的實現方式和歷史原因。因爲內容比較長,所以在這裏再排版一下發出來。 原帖在這裏

可以設置不帶緩衝的標準輸入流嗎?

WaterElement(UnChanged) 於 2014年12月09日23:29:51 星期二 問到:

請問對於標準輸入流可以設置不帶緩衝嗎?比如以下程序

#include <stdio.h>
#include <unistd.h>

int main(int argc, char *argv[]) {
    FILE *fp = fdopen(STDIN_FILENO, "r");
    setvbuf(fp, NULL, _IONBF, 0);
    char buffer[20];
    buffer[0] = 0;
    fgets(buffer, 20, fp);
    printf("buffer …

今天嘗試 KDE5 Plasma 的活動的時候無意間發現這個現象。 只要把活動按鈕拖出桌面,它就會在桌面邊緣來回跳動。 視頻如下:

當然你可以把它再拖回來,所以這個問題還無傷大雅,只是賣萌。

比比之前 Gnome3 那個跳動的界面真是好太多了:

順便,今天還看到一個賣萌的 KDE5 Plasma 靜音圖標的翻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