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神創論的一些見解

導入自 renren

看到陳驫同學很有感想的一篇神創論與命運日誌,覺得近日很久沒有看到這樣的評論了。想說幾句自己的觀點。

首先我認爲,神創論與宿命論沒有多少關聯,甚至進化論者相較於神創論者更容易接受宿命論的觀點。因爲神創論主張意志的存在,人所具有的個體意志與神的意志,因此在神創論者的眼中事件的結果是可以通過意志來改變的,亦即如果我從物理樓11樓跳下,那麼我就可以改變自己死亡時間的宿命。上帝的意志同樣可以左右事件的結果,也就是所謂的宿命不復存在。而進化論者不承認意志獨立於物質世界的存在,你我的思考、行爲,都受到物理學法則諸如量子力學的約束,這就引出了北大物理系教授的那句“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可以計算的”,亦即宿命論。如我我選擇現在從物理樓上跳下,我這一行爲並不是處於個人的獨立意志,乃是想證明這一點,亦即我跳樓這一舉動是有其背後的動機與原因的,就如同計算機的輸入必然導致了輸出,宿命的必然終結於此。

其次,關於事件的複雜度所導致的隨機化,在大量混沌隨機中也存在着如統計學和隨機分形學這樣的規律,並不是否認宿命的充分理由。

關於神創論的合理性問題。我認爲是否相信神的存在只是一個boolean二值問題,它爲true爲false本身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確定它的取值之後得到的推論與結果。如果否認神的存在,如現代數學這樣的完美又何以存在,進化論者的解釋是事物最終會向着更好更高級的方向發展,產生現代數學乃至現代科學是發展的必然。而這種論調顯然有悖於物理中以熱力學第二定律爲首的,預言事物會隨時間推演愈發混亂的論斷。更進一步,甚至整個人類、整個生物系統的存在都是有悖於熱力學推論的現象,是某種理論只能以“小概率事件”解釋的現象。

神創論的核心觀點之一,是神的唯一存在性,按照鄒恆明的比喻,這就如同數學中集閤中元素的的唯一性一般至關重要。數學乃至近代科學的發展,其起源在於這種對神性的探求,而不僅僅是好奇心就可以解釋的。反觀東方文化中數學的發展,開始時領先於西方科學千餘每年,但是始終作爲一種craft-oriented的實用主義學科。可以說沒有了神的唯一性支持,人們就不能確信自己能找到這樣一種完美高效的學科,只能在實用的基礎上發展其基礎算數。可以想象,沒有神的完美與唯一性,數學必將發展成現代化學或者微軟軟件這樣,龐大而充滿特例,到處都是修補與查表,怎麼會像現在的完美、簡潔與和諧。

神創論者並不是將難題推與“神”然後放任不管,他們相信神是最爲理智的存在,創人時人同樣得到了神的智慧和理智,也就是神可以用人的理智來理解。

引用牛頓《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》中終章的話“太陽、恆星、行星的這個極精緻的結構不可能存在,除非通過一個有理智的和有權能的存在的設計和主宰……他不是作爲宇宙的靈魂,而是作爲一切的主宰而統治所有……”

以上……

(發現最近的哲理思維果然慢了不少,寫作思緒也一片混亂^_^)

Leave a comment from this post's issue page using your Github account.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